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重生网王遇前夫 > 145 她被暧昧

145 她被暧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不是从外向里,而是从里向外。

    石田彻一打开的。

    面前的小泉青叶眉头轻拧着,手端餐盘呆呆地站立不语。

    石田彻一接过她的餐盘,问她,“怎么了?叫了门又不进来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唯唯嚅嚅地跟在后面进屋,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似乎每次她出点儿事,石田妈妈总会什么也不问就把火烧到他的面前。虽然在石田妈妈的面前,她很感动;可是,一面对石田彻一,她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事事不成的废物,只会添麻烦。

    她走到沙发前坐下,“哥,又连累你被骂了……”除了道歉,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对面落坐的石田彻一在吃饭的空档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她调侃!

    小泉青叶心情更糟,“哥,要不,我不去教育厅工作了。”哥一心要保的人最后却只是一个民意代表,这不是打他的脸吗?

    石田彻一叼着鸡翅瞪她一眼,“又任性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丧气得垂着头不敢回视。在石田彻一面前,她好像总是事事无成。废物得令她自己都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此刻她才想起以石田彻一的角度想问题,一心举荐的人才居然是个任性妄为强扶不起的阿斗,这让教育厅的上层如何看他?会不会也会成为他年终考核上的一个污点?

    小泉青叶歉疚地发问,“哥,我给你抹黑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无声地喝汤,“你呀,安心做事就是,想的还真多。”他从没想过以小泉青叶的成就来助力自己的职位上升。相反,他本来以为可以为小泉青叶谋一个安稳的保障,谁知中途夭折。

    “青叶,该说抱歉的应该是哥。当初我以‘孩子’为名,力拉你来教育厅做事,为的是万一哪天我也有个天灾人祸什么的,你也有政府做保障,总能保证后半生衣食无忧。可是,我千算万算,独独漏算掉了你的意愿,忘了问一问你愿不愿意到教育厅工作。结果弄到现在,正式合约没签成,反而变成了编外的民意代表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的倒也没错,我自持‘天才’名号,却也没能保住妹妹的饭碗,实在是失败。”石田彻一推开餐盘,仰头靠在沙发背上,“是我太自信自己的能力了,结果累你白忙一场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改坐到他身旁,扯扯他的衣袖,“哥,你别这样,是我不愿意太过被限制。你昨天对我说过的话,我都仔细想过了,是我的态度有问题,才招来了上层的不满意;又是我拒绝试用,才落得‘民意代表’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其实我有些高兴:半年之后,我就可以自由了,多好!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也想起了昨天他自己说过的话。话,是他说的,一是为了点醒她要学会变通,二是想,她如果受到打击,会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找他来哭诉?

    三岁,她第一次拿毛笔,在小泉叔叔面前一脸倔强地挺过一个小时,然后休息的时间扑到自己怀里就是一个哭。

    五岁,她差点溺水,吓到浑身发抖,也等到自己到了才哭出眼泪。

    十二岁,她为国一的课程跟不上在自己面前哭。

    十三岁,她因自己去了高中部哭。

    十五岁,家破人亡,她从此再不哭。

    昨日,他的话那么重,他以为她还会哭。于是,下班以后,他从天明等天暗,又等过通宵,除了等来手冢学弟的咨询电话,他就是没有等到他想等到的。

    石田彻一看向天花板,“听说你昨天去了学弟家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不答反问,“哥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学弟昨天打电话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学弟?手冢国光?小泉青叶即刻领悟,母亲担心她就电话通知了他,而他就顺藤摸瓜找到了彻一哥哥,所以才在那样的时刻打给她。

    小泉青叶不自在地扭扭身子,“哥,他……怎么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无视她打探心意的询问,只说,“他对你很好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别扭地收回目光,盯向自己的脚尖,“嗯,还行。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冷冷置疑,“那个千岁美由纪是怎么回事?他们两个很熟,熟到他去了德国,仍然联系不断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讶然抬头,“哥,你怎么连千岁美由纪都知道?”还有什么是哥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石田彻一鼻哼一声,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到底如何看待千岁美由纪的问题,你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坦白说,不知道。无论前世还是今生。

    但是,这话不能说。

    小泉青叶抱过石田彻一身侧的手臂,“哥,对于我来说,她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。手冢国光如何看待她的问题是他的事情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关系?”石田彻一看不惯她随性的态度,“听说,千岁美由纪会在国中直接转入网球部,目标也是成为职业选手。那孩子的信念很坚定,我看得出来,她喜欢学弟。一个能在小组赛中名列最末却能在决赛中一马当先的人,你觉得你该不该重视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回给他一笑,“哥,这感情的事,是我的就是我的,无论我重不重视外敌它都是我的。可如果不是我的,就算再重视,它依然不会是我的。我何必强求?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错愕,她这是什么理论?该说她洒脱,还是消极?

    他不自觉就摆出教训的面孔,“青叶,感情的事一体两面,是需要经营的。不是你等着,它就永远属于你。无论是感情本身,还是外界影响,沟通永远是最重要的。除了父母对孩子,这世界上没有谁会永远不用沟通地单纯为另一个人付出。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先是一怔,随后贼兮兮地靠过来,“哥,理论不错嘛,从哪里实践得来的?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靠向一边,“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见过猪跑吗?”

    小泉青叶挤过去,“切,骗鬼吧?感情的领悟是看的就能看出来吗?说说,快说说,什么人让你有了如此领悟?”

    石田彻一的半截身子几乎都倒在了沙发的扶手上,他能说是从她的身上得到的启发吗?他等了一十八载,把她从乖乖奶娃等到了十八芳华,可是,她还是没有属于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